• 新城是上窑商贸区的口头名字,是我生活过很多年的一个地方。在这个地方,上演过我生活中的各种爱恨情仇,在我离开之后,这里变得面目可憎,在我看着它的时候,它颓然倒下,然后消逝不见。这个城市已经被资本家们控制,城市中心唯一的公共性建筑(工人文化宫)和第一次看电影的场所(工人电影院)被夷为平地,然后改建成商业中心。消费成了城中居民在公共场合中几乎唯一的娱乐形式。父母认为,生活在一天一天的变好。因为他们可以花更多的钱,买到更多的东西。


    童年时候的我,喜欢一个人去两个地方,石灰窑后面的山,和对我来说巨大的工人文化宫,现在回忆起来,居然没有一点嘈杂,一个人在山顶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?夏日午后我一个人在广场散步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?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上山的路,无论如何都找不到。而工人文化宫,更是遗憾的没有留下最后的照片。

    绝对没有伤感的意思,我只是想,这样的一座被我称为“父母的城市”,现在到底,对我还有什么样的意义?

    我想试试。